书味网:这里有高分、批评、亲情、诚信、感动、感恩、理想、记事、梦想等题材。

秦琼战关公

发布时间:2018-12-05 00:00 |  编辑:书味网 | 来源:传奇故事

戏里有戏

民国那会儿,有个姓张的督军,贪财又好色。

这年大年初一,正好是十九姨太的生日,张督军就广发请柬,连寿宴带拜年,趁机捞双份儿礼。他特别爱听单口相声,从天津卫请来个叫“穷不怕”的艺人,在堂会上压轴儿。

谁知,在堂会开始前,张督军一听相声是《千里走单骑》,就发了火,说关爷是他死对头阎老西儿的老乡,要穷不怕说“秦琼战关公”,而且秦琼必须赢。为嘛,因为张督军是山东人,他想让山东好汉灭掉老西儿的威风。

穷不怕一听,傻了眼,关公是汉朝的,而秦琼是隋唐人,哪跟哪啊?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他只好赶紧临时想辙,不然到时候拿嘛来说啊?

这时,堂会上正在演京剧《雪奔》,看到高衙内抢林冲娘子这一出时,穷不怕心里一亮,这十九姨太不就是姓张的刚从一个手下那儿抢过来的吗?今儿就拿这戏改巴改巴,好好地恶心他一回!

听完山东快书《武松》后,该穷不怕上场了。他上台双手一拱,说起了单口相声:

有个戏班子,老板是个抠门儿精,请一个姓张的先生写了部新戏,先让戏班子里的人排练,看行不行。戏里讲的是嘛呢?

有俩人,分别叫张三和李四,在关爷像前拜过把子。一年,哥俩合伙到外地做买卖,赚了不少钱,年前高高兴兴往家赶。船过黄河时,谁料这张三却起了坏心眼儿,为嘛,原来李四的媳妇长得特别俊,张三一直在打她的主意。船到河中间时,机会来了,张三趁李四不留神,一把把他推下了河。回到家后,张三骗李四媳妇说,李四不小心掉进了河里,救上来就不行了。李四媳妇信以为真,哭哭啼啼就把男人葬了。打这以后,张三对李四媳妇嘘寒问暖,日子一长,终于如愿娶到了她。

再说这李四,死后一直咽不下这口气,上阎王爷那儿喊冤。阎王爷一查生死簿,说他是命中注定,没辙儿。李四不甘心,想到了关爷,年三十晚上来到了关爷庙,跪在大殿上,把自个儿被害的经过一五一十讲了出来。

关爷听后,果然发了怒,打发周仓去把张三抓来,当堂对质。周仓领命,立刻赶到了张三家。他正要推门而入时,却被两个身披铠甲的人给拦住了:来者何人?

周仓抬头一看,原来是门将秦琼和尉迟恭。他回答说:奉主人之命,来提拿张三前去关帝庙问审!

俩门将听后,不同意:俺们今日是被张三请来守门过年的,等过了正月十五再说吧。

到正月十五还得半月呢,这不明摆着是在糊弄人嘛?想到这里,周仓嘛话也不说,提着俩铁锤,就要硬往里闯。秦琼手握双锏,尉迟恭亮出单鞭,同时把住了门。周仓来气了,抡起双锤就照秦琼打来!

听到这儿,张督军问管家:“这周仓是嘛人啊?”管家回答说,是给关公扛大刀的。

张督军一听,嚷起来:“奶奶的,一个扛大刀的来捣啥乱啊!”

关键时刻

两人战了几十回合,秦琼知道周仓有勇无谋,故意使了个破绽,周仓果然上了当,抡起双锤砸下来。秦琼转身一闪,一个回马锏打中了周仓,他慌忙弃锤逃回了庙。

关爷一看周仓被秦琼打伤了,二话不说,提起青龙偃月刀,就直奔张三家而去。到了门口,关爷怒声问:秦琼何在?

秦琼应声上前:俺就是。你是何人?

关爷答道:我乃五虎上将关云长是也,看打!说完,挥起青龙偃月刀直取秦琼首级!秦琼也毫无惧色,双锏一架。两个人立刻厮杀起来。

关爷和秦琼你来我往,一百八十个回合过后,打得是难分难解。尉迟恭担心秦琼吃锏短的亏,急忙跳到中间,拦住了两人,说有话要说,他们才住了手。

尉迟恭劝道:你们照这样打下去,就是打到初一也难分上下。关云长,我问你,为啥派周仓来捉张三啊?关爷这才把李四告状的事讲了一遍。尉迟恭和秦琼听后,不言语了。

关爷见状,问道:难道你们还想袒护张三?!

尉迟恭十分为难地回答说:张三是该千刀万剐,可俺们是他请来守门的,受人之托忠人之事,这事不好办啊……

关爷听后,说:待我先把那张三抓来,审问清楚后再做主张。说完,命周仓进门去提拿张三。

可周仓却空手回来,说张三已经死了。几个人都怔住了。关爷追问:怎么死的?

周仓回答说:刚刚,张三听到门外有人吵闹,隔着门缝一瞅,正好听到尉迟恭说他该千刀万剐,立马吓得魂飞魄散,被活活吓死了。

既然张三死了,关爷就打算回去告诉李四,却被秦琼拦住了:俺和你还没打出个高低呢。

关爷一听:那咱们就接着再战三百回合,看看究竟谁厉害!

两个人就又开始打了起来。这回他们都使出了浑身的武艺,打得是天昏地暗,日月无光,三百回合过后,却还是没决出个胜负来。

此时的秦琼已体力不支,而关爷却越战越勇。秦琼求胜心切,决定再使一个回马锏,却被关爷识破了,趁机忽然来了一招泰山压顶,青龙偃月刀兜头就砍了下来。秦琼慌忙躲闪,就在关爷的大刀离他的头顶还有一寸时……

说到这里,穷不怕忽然打住不说了,脸色苍白,在台上晃悠起来。

张督军急了,站起来焦急地问:“快说啊,秦琼咋样了?”

管家一瞅不对劲儿,连忙跑了过去。不一会儿,他回来说:“督军,穷不怕说,他有点头晕,想到后台歇会儿,再接着出来讲。”

张督军一听,只好点了点头,心里却是火烧火燎,这一刀要是砍下去,俺山东人不就输给老西儿了吗?真要是这样,就把这不识好歹的穷不怕关起来,饿他个三五天!

戏里戏外

回到后台,穷不怕喝了几口茶,就又上台继续讲了起来:

眼看着秦琼就要被关爷的大刀砍中时,却忽然听他哎哟一声,一个踉跄,跪倒在了地上。怎么了啊?

开头讲了,这是戏班子在排练戏。原来是演关爷的角儿用力过猛,小腿旧伤复发了。几个人赶紧把角儿扶着坐在椅子上,缓了半天的劲儿,总算不疼了。

老板一听,着了急:下面就是戏的高潮了,谁来演啊,一点儿也不关心角儿的伤。角儿一肚子的怨气正没地儿出呢,一听这话,拐着弯儿恶心老板:“这戏是哪位高人写的啊,只知道图热闹,却不顾人的死活,这不明摆着是在折腾人吗?”

老板“嘿嘿”一笑,是张先生写的。角儿一听,气更是不打一处来,说:“张先生,要我说,他就是个大草包,东拉西扯,狼筋扯到狗腿上,就是排了也没人看!”

谁知,角儿的话却正中老板心意,为嘛啊?这抠门儿精老板正在琢磨,怎么赖掉写戏的酬金呢,角儿的话就是个好借口。老板乐坏了,立马来到了张先生家,把角儿的原话讲给他听。

张先生原以为老板是来送酬金的,没承想,听到的却是一顿臭骂,酬金也打了漂儿,他又气又急,一口气没捯饬上来,就一头栽倒在地上,怎么啦?活活憋死啦!

谁知,穷不怕这话音刚落,他自个儿也“扑通”一声,直挺挺地倒在戏台子上。开始,大伙儿以为穷不怕在学张先生的样儿,拼命地鼓起掌来。可过了一会儿,却不见他起来。

台下的张督军愣住了,急忙打发管家去瞅。管家过去一瞧,只见穷不怕牙关咬得咯吱响,早就昏死过去了。

张督军急了眼:“奶奶的,还不赶紧送医院去救?大年初一要是死了人,这一年都他妈的晦气!”

一场热闹的堂会就这样在关键时刻被搅乱了。回到屋里,张督军还在惋惜呢,没听完“秦琼战关公”的相声,十九姨太忽然走进来,问穷不怕救醒了没有?他有些不耐烦,说已经救醒了,是饿晕的。

十九姨太接着说:“老爷,这回您可不能轻饶了这穷不怕,他胆子也忒大了!”张督军愣了一下,问:“咋啦?”

十九姨太听后,很意外:“我说老爷,您是真糊涂呢,还是没听明白啊?穷不怕现编的这个相声,一直在拐着弯儿骂您呐,合着您连一句都没听出来啊?!”

张督军一听,细一回想,那李四的拜把子和编戏的都姓张,可不就是在骂自个儿嘛?他气得暴跳如雷,命副官立刻到医院,把穷不怕抓来,一枪崩了他。

副官带人麻溜儿地赶到了医院,却不见穷不怕人。一问大夫才知道,他嘛事儿也没有,早就颠得没了影儿!

张督军大年初一唱堂会挨骂的事儿,很快就在济南府传开了。老百姓给他起了个绰号,叫草包张。

推荐阅读:
上一篇:乡村两脚夫 下一篇:墨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