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味网:这里有高分、批评、亲情、诚信、感动、感恩、理想、记事、梦想等题材。

走过江南净地——记一个自然的村庄

发布时间:2018-12-08 00:00 |  编辑:书味网 | 来源:高二作文

江南的雨季在秋天,正是这些日子,断断续续下了点小雨,天气开始转凉了。

柏油马路旁的梧桐树叶子越来越少了,枯黄的叶,或是被小雨又或是被秋风打落在地上成了来年的落红。这固然不是正宗的江南美景,什么柏油马路,梧桐树的本是外邦来的东西,世界上随处可见之物。

也许只有在那里,没有遭受拆迁风波,被新城市所吞噬的一片净地,我才能好好地感受下江南的秋。

细雨朦胧中踏进那片土地,天微微透出那么点光亮,一切还是黎明的世界。路是青色的石板路,窄窄的,塑胶的鞋底走在上面敲击出清脆的当当声,犹如指间飞扬从竹笛中蹦出的跳音,带着活泼调皮。然而这个村庄还未苏醒呢,绝不能扰了梦中人。于是我不由自主地放轻了步子,收了收动作。继续行走,极其美妙的感觉,风景如画般古朴的村庄,让我深深地陶醉其中无可自拔。今生今生能到这样一片土地上游览过,也是一种缘分啊!就这么想着走着,肆无忌惮地与自然交谈,慢慢地看四周越来越亮,重回光明的怀抱。

一声悠远而明亮的鸡啼划破寂静,村庄一天的忙碌从此刻开始了。而我正站在村内一座典型的圆拱小桥上望着水汽弥漫,晨光笼罩的河面。远远的河岸旁有几艘乌篷船停泊,牵着几根细细的麻绳,任凭水波逐着它们漂泊不定的摇晃着......好是一幅小桥流水之画!

过了桥视野开阔了不少,一大片地上只有一幢独立阔气的房子,像极了石库门的风格,又奇怪于它不同于一般石库门的群聚处之。大片的地,唯有一幢房,自然在这里显然占了上风,野草恣意地向上爬升,已有半人的高度。不知是主人懒得去打理还是独爱这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氛围。呆呆站在房门前思索,却猛地被房内的啪声惊醒,然后是高昂而又沙哑的男声,字正腔圆地诉说起一个古老迷离的故事。又向前走了几步,手可以触碰到门板了,轻轻一推,门居然开了——那一刹那我与他四目相接!

一位身着藏青色中山装的老人,蓄着花白的山羊胡须,带着毡帽,嘴动着,是他在高声诉说——面对着堂下摆着的几排空无一人的木椅。看见我他仿佛有点激动,提高了声调。我于是择了把椅子,坐下细细地听起来了。原是令人伤感的爱情故事,从他口中蹦出反有那么些悲壮的情感了,仿佛更多的是对封建社会封建思想封建礼教的控诉......

又是一声啪响,惊堂木的起落结束了他今日说书的内容。我也该起身离座,去探寻村庄的其他曼妙之处了。本想走上前去与老人道声感激,不曾到想老人却颤抖着走了过来,拉住我的手,告诉我,如今还有这样的青年愿意听说书难得啊!我的心好像被搅动了,漠然地看着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点头应允。突然发自内心涌起了一种悲哀和恐惧,使我极其快地逃离了现场。

跨过门槛,一幢又一幢重叠交错着的房屋才刚刚开始出现了人的迹象,烟囱里飘出白色的炊烟,质朴的人们坐在门槛上吃着早饭,磕着旱烟,聊着一天美好的开始。见了我这个外来者,也只是憨厚的一笑,露出微黄的牙齿。多么温馨的场面啊!

然后是劳作,跟在一群或是背着钉耙或是拿着渔网的村民身后,去到田地里,乌篷船庞,呼吸泥地散发出的土腥味,倾听乌篷船离岸的吆喝声。日出而作,也许就是这么简单。

江南的秋在平凡的村庄里被描摹的如此清晰,动态的,有人有物有事。夹杂在高楼大厦独保持着属于它的自然。走过它,于我来说也是种难得的缘分了!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