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味网:这里有高分、批评、亲情、诚信、感动、感恩、理想、记事、梦想等题材。

414号房间

发布时间:2018-12-05 00:00 |  编辑:书味网 | 来源:鬼故事

第三个死者

赵警官推了推有点下垂眼镜盯着床上躺着的女尸,嘴角不住的抽搐。突然眼花,见尸体的有眼睛死死的盯着自己,他起身合上了她的眼皮。

他气的直跺脚,旁边的李法医笑了,这是一种尴尬的笑容:“赵队,死者还是因为砒霜摄入过量当场暴毙!”她把结论都写在了纸上,“这案子要是再破不了,恐怕咱们局没法和群众交代啊。”

“可不是!”赵警官是个脾气暴躁的人,见案子一个接一个出现顿时觉得压力巨大,“这都第三个受害者了,如果我逮到他看我不把他打死!”

“你也别着急!”李法医手底下的几个实习法医用蓝色的尸袋把尸体装进去。

“死者信息确认了吗?”赵警官问。

“她是学生,目前在师大上大二,这是他的学生证。”

赵警官端详起照片:刘烨,二十二岁,皮肤红润,一看就是一个爱笑的女孩,眼角有一些鱼尾纹,估计是爱笑的原因吧。只不过尸体和照片上的人像看起来很不一样,尸体是那样的死气沉沉,脸色蜡黄的就像是胃病患者,嘴唇都发乌了。

“可惜了,现在女孩这么少,几天之内就杀了这么多的女孩真是作孽。”李法医为了调节尴尬所以才讲了个不冷不热的玩笑话。

尸体被拖回鉴定所了,赵警官离开了这间名为井山宾馆,前不久他们已经来了三次了,都是为了凶杀案,一样的死因、一样的师大学生、一样的女生、一样的惨状和一样的房间,他觉得自己在重复排练一场出警任务,目的地都是前往井山宾馆的414号包间。

刘烨今天打扮的非常漂亮,她整个人就像自己的名字一样男孩子气十足,整天笑容从在她的脸上溜走过,今天也不例外。天上高高挂起的太阳晒得她脸蛋通红,她在校门口等人,那个人是他的男朋友。

“让你等久了?抱歉!”朝这边跑来的男孩子就是刘烨的男朋友名字叫张权。

他们认识已经有一年多了,他们打算在这个情人节出去好好玩一次,顺便再把正事办了:开房。

男人的必要课程就是陪女朋友逛马路,张权看起来确实是一等一尖子生,接过大包小包的东西:“你少买点,买这么多吃完嘛?”

“要你管,我就不能分给我闺蜜吃呀?小心点,别把果醋摔坏了!”刘烨撅起小嘴。

他们又去电影院随便的看了一个爱情电影,出了影院的门都忘记自己刚才看的是什么,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谈论着今晚接下来的行动,刘烨觉得玩的很尽兴,现在就想去休息,可是张权不干了。

“你看,今天是情人节,咱们都很久没做羞羞的事情了!”他单刀直入的说明了下一个去处,心想给你钱买那么多东西了你玩的尽兴我还没尽兴了,但他嘴上却说,“可以不小烨烨?”

“你们这些男人就是这样,看在你帮我拿东西的份上我就答应你!”刘烨不耐烦的挥手。

他们挨个挨个搜索着有房间的宾馆,可是前台小姐给他们的答案却都是一样的:“对不起,先生,因为今天是情人节,所以客房全部都满了!”

“没事!”张权的耳朵都快要听出来茧子了,他真恨自己没有提前订好房间。

“你看,前面不是还有几家宾馆了嘛!”见张权气馁了,她不禁觉得很搞笑,“你看,那不是一家大宾馆嘛,咱们去问问,开房的钱我出了!”

刘烨所说的大宾馆正是那间名为井山宾馆的八层大厦一样的宾馆,这是本市建的最大的一个宾馆,据说是高档休闲会所,上流社会才有会进入的场所。

月亮今天出奇的圆,似乎是在寓意着今天一定是个圆满的日子,当然美满的日子只是对于个人。

走进井山宾馆,迎面而来的是一对前台小姐,她们的个子很高,见有客人来便露出非常标准的露齿笑容:“你好,请问你们需要什么帮助吗?”

大宾馆就是不同,前台小姐都穿着V领口的低胸装,张权有意无意就朝上边撇,见那个没说话的前台小姐朝他翻白眼便咳嗽了一声:“有钟点房吗?”

“别呀!”刘烨打断了他,“今天我可要住在这,做完可是很累诶。”最后一句话是趴在张权耳朵旁边说的。

“可是我没带多少钱诶。”张权拧着钱包,“算了还是换一家吧!”

就这样刘烨被张权拉走了,从空调房间出来真的是很不适应,刘烨冻的都发抖了。他心一横,拽着刘烨又回来了。

“有房间吗?”他问。

之前翻白眼的前台说到:“还有一间,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张权问。

“只有414号……”另外的一个前台小姐说到,“不知道你们……”

“就这个了,多少钱?”刘烨问,随手掏出一张信用卡。忘记说了,她是个富二代,只不过她并不是那种炫富的人,而且她喜欢勤工俭学的人,张权就是这么一个人为了维持生活和女朋友的关系他打了四分工,课程一直没有落下。

“请稍等!”

前台小姐给刘烨办理好住宿手续双手奉上递给她房卡和消费清单:“费用一共是一百元!”

“怎么这么便宜?”刘烨问,这包间的价钱可是和一些全国连锁店差不多价格啊。

“我都累死了,快点洗洗睡吧!”他揉着膀子说到。

人就是这样一到有地方可以休息的时候便会疲惫,可是他们根本不知道距离他们遇到那件事还有整整四个小时十四分钟,和他们房间号码一致。

如果张权愿意再停留一会就不会上楼,刘烨也会毫不犹豫的退房,因为那个房间非常的晦气,已经有两个人死在里面了,如果她退房就不会是第三个死者。

“尸体检查结果已经可以确认了,绝对是自杀!”李法医扔下一张化验报告,点燃一只烟,“死者身体没有一点外伤,似乎是非常自愿的喝下的,因为我在她的胃中找到了可乐的成分。”

“可是她怎么一点伤口都没有呢?”赵警官问。

“奥,死亡是摄入立即猝死的,也就是说心脏突然停止跳动,我之前不是和你说过了吗?”李法医见赵警官打盹便没有打扰他,把自己的红色羽绒服盖在他身上。

尸检报告赵警官看过了,死前似乎和某人发生过关系,而这个人极有可能是她的男朋友,因为昨晚是情人节。因该围绕她的男朋友查起,可是这能有结果吗?

或许是因为太劳累的原因想着想着他就睡着了,那衣服上的香味他很喜欢,伴随着香味他渐渐的进入梦乡,因为那是她老婆的气味。

李法医则来到停尸房,看着刘烨,她在惋惜她在情人节当晚到底遇到了什么?

赵警官醒了,他睡够了,从中午睡到下午已经知足了,他见老婆的衣服披在身上不禁觉得幸福,心中没缘由的想起一句话:男女搭配干活不累。

李法医见老公醒了便递上了茶水,轻柔切客气的说:“你醒了,接下来该怎么办?”

“我睡了多久?”

“六个小时。”她回答。

“这么久了,走一步看一步,我要去找她的男朋友问为什么他不在现场,晚上我要吃地三鲜盖浇饭。”他扔下饭钱便穿上外套出去了,他们这么分彼此原因是她们离婚了。

“哔哔~”

房卡插在识别器上立马响了起来,锁嘎吧一下开了。

张权可是第一次来,这地方和那些小连锁宾馆不同,地面不是红色或者绿色的地毯铺着,而是一块一块可以照出人影的瓷砖。

他们进入了房间,似乎闻得到了一股莫名的臭味。

“这屋子里什么味啊?”刘烨捏着鼻子说到。

“我先去洗个澡1”张权褪去了外套,“第一次住这么好的宾馆,你说为什么会这么便宜?”

刘烨没回答,她只是死死的盯着床,似乎她在上面看到尸体,一具蜡黄蜡黄的尸体,不应该是一具具,横七竖八的躺在床上。

她下意识的看像床前的电视机,黑色的机体就像是一个棺材的正视图,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把电视机想成棺材,自己也被没缘由的想法震惊了,她害怕这种没缘由的感觉。

她感觉电视机中有一双眼珠盯着她,那双眼睛让她厌恶,她拿起遥控器打开了电视机,电视机里正在播放综艺节目,看着电视机里的搞笑画面她居然没有一点想笑的感觉。

张权从浴室中出来:“累死了,陪你转了半天,现在终于可以报答我了,快去洗个澡我等你!”

说话间他就把自己胸前的浴巾打开,立马扑向了柔软的床上,她没有发觉到刘烨的不安:“好!”

刘烨说着就朝卫生间走去,卫生间很暖和,里面充满了男人的味道,那是张权的味道,她褪去衣服站在淋浴蓬头下想着自己刚才出现的直觉,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答案:他们被偷窥了。

她抬头望向浴室中的镜子上的螺丝,那表面看起来就像是摄像头。

张权他躺在穿上无所事事,把头埋在床上使劲的嗅,那股子说不出来的臭味又出现在他的嗅觉中,他感叹道:高级宾馆也不卫生啊。

他翻了一个身子,看着烟感器,他也像刘烨一样感觉到了有人监视他们,而且不知一双,是两双又或者是三双。全部都虎视眈眈的看着他,就像是恶狗一般流着哈喇子等待他们放松警惕。

他渴了去饮水机那倒了杯水,关上电视闭上了眼。

一切陷入黑暗,直到刘烨洗完澡,屋子中充满香气:“我怎么觉得这里怪怪的呢?”她问张权,“总觉得有人偷窥我们,我觉得很恶心!”

“别瞎想了!”张权把刘烨抱过来两人赤条条的躺在床上。

距离那件事还有三小时,对于刘烨来说这是最后一次感受这种酣畅淋漓了。

赵警官很累很累他开车处出局子眼睛就打架了,他驱车朝着师大开去,公安局距离师大很近,不出10分钟便到了,一进校园就看见一个傻里傻气的男孩子蹲在校门口像智障一样的看着警车。

警车在他的身边停下来了,那个傻里傻气的男生见警车停下来拔腿就跑,很快消失在师大的校园中,赵警官看的一头雾水。

学校的学保处接待了他:“真的是麻烦你了,总是跑来跑去的,有什么事尽管开口,我们能帮上忙一定会帮的!”

“正好带那个学生的班主任也在,你有什么就问她吧。”学保处主任旁边的一个女士说到。

“那我就开门见山了,刘烨有男朋友吗?因受害人受害的时间是情人节当天晚上,所以我们打算调查一下他的男友,想问问当晚到底么回事!”赵警官问。

“有,只不过他今天上课时状态不佳。”她拿出电话打给了和刘烨男朋友同寝室的室友,“把张权带到学保处。”

不出多时一个神智恍惚的男孩出现在众人的面前,这个男孩赵警官见过就是当时蹲在校门口拔腿就跑的男孩。他看见一个身穿警服的人坐在前面顿时吓得不清,嘴巴支支吾吾的说:“我没杀人,有鬼躲在我们的房间……她们太可怕了……她们抓着我膀子给刘烨灌药,不……是他,好多人。”赵警官还没说话那个男孩就又跑了。

他疯了,所有线索都在这一刻断了,回到了原点。

刘烨懒洋洋的躺在张权的膀子上,熟睡的呓语声刺的他耳膜痒痒,看着刘烨的脸他笑了,带上耳机听起了广播。

“各位好久不见了,最近工作特别忙,一直脱不开身做节目,从今天开始恢复正轨,毕竟寒假结束了嘛!”耳机中传来了一个浑厚的男声,他是一个电台主持人,他做的是一档深夜恐怖档的节目。

他像往常一样的听这档节目,突然,节目中的主持人低着声音说:“如果你们在天黑的时候不开灯会不睡就得有好几双的眼睛盯着自己?”有一段时间的空白,突然那个男人又说,“你看看现在可不可以打开灯。”

张权的汗毛全部都不竖起来了,他觉得自己如果开灯就中了这个节目的圈套,如果不开灯自己真的是觉得有无数双的眼睛盯着自己:“下面请开着灯,听我讲述眼睛的故事。”

“啪嗒~”

张权傻了,他中了这个电台的圈套开灯了,可是灯却没有开,屋中沉浸在死一样的黑暗中,恐惧一触即发。

距离那件事已经没有时间了,还有不到一分钟。

外面的黑夜霓虹灯闪烁,汽车喇叭的轰鸣声有节奏的响着,这样的一个环境则和包房内形成了非常鲜明的对比。

屋中除了刘烨的呓语声就只剩下他自己的心跳声,突然有一个悠悠的男声从房间的各个方向传来,声音轻柔就像是在耳边说悄悄话:“灯打不开了吗?”

“你是谁?”张权立马坐了起来,把刘烨的头放在枕头上,“给我出来!”

那个声音冷笑了一声:“我出来了啊?你没看见我?”

张权立马把手机打开,灯光把四周点亮,什么人都没有,可是那些话就像是在这间包房里说出来一样:“你是什么人?”

“我是要你命的人,你不要不相信!”那声音突然提高了声调,就像是在证明自己说的真的是真的一样。

“你在哪?”

“哪里都是,呵呵!”

张权摸着黑来到客房门前,门锁起来了,他根本就打不开,他贴着客房的门对着黑洞洞的房间问:“你到底想干什么?”

“玩个游戏!”

“你在这样我就报警了!”

“你报吧,你看看手机上到底有没有信号!”男声似乎是咬牙切齿把这句话说出来的。

果然,他手中的电话没有信号,似乎被人刻意屏蔽了,他趴在猫眼上朝外忘,外面和屋里一样的黑,他并不知道其实四楼整个楼层都笼罩在黑暗中,在远距离朝着井山宾馆看来这个建筑物有一半是悬空的,那层楼就像是不存在一般,是另外的一个世界。

“你到底想干什么?”

“你们只有一个可以或者出去,要么你死她活,要么她活你死,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为什么要这样做,凭什么要听你的?”他在锤门,但是没有人关注到他的动作,刘烨还在那说着梦话,今天她玩的很累,“我等到明天服务员来打扫卫生我再出去。”

“我有筹码。”

“我不信你能让我们怎么样。”

“我有遥控炸弹!”男声把他的筹码说出来了。

遥控炸弹这四个字就像是有魔力一样使得整间包房的空气凝固,炸弹这个词毫无疑问把张权吓坏了,他脑袋似乎缺氧了拧巴在一起。

人在紧张的时候就容易触发极限,此时张权也是如此,他在想自己如果现在杀了她出去了警察找到自己怎么办,如果影响学业怎么办。

那声音似乎可以看透张权的内心:“我会吩咐人打扫现场的,你只管杀了她,警察是不会找你麻烦的,你学业方面那就更不是问题了,你完全不用担心你的前途!”这个男声话风一转,“你是师大的吧?”

张权不敢相信这个男人居然知道自己的学校,就像是住在他心中的蛔虫一样。

“求求你放过我吧,我不想杀她!”他不知道该朝哪个方向跪拜,索性每个地方都磕了个响头,“你磕头是没用的,我说过了想要或者离开这里只有一个办法!”男声又压低了声音,“你们两人中只有一个人可以出去,你自己选择!”

“你一定是骗我的,根本不可能有炸弹!”他突然冒出这样的一句话。

“你听!”男声话音未落便传来了滴滴滴的声音。

张权默默跟随声音走向走去,电视机下方的柜子中,里面放着很多东西胸罩丝袜什么的乱七八糟的,他翻动了几下手突然摸到了一个有棱有角的物体。

他用手机的闪光灯一照,那是黑色透明胶包裹的东西,只听见里面有秒表一样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滴滴……滴滴……”一看就是个危险品,电视里已经不知道表演过多少次了。

他把炸弹轻轻放在电视机旁,“我死她可以出去吗?”

安静,这一次连刘烨的呓语都消失了,屋子中连心跳声都听不见,空气凝结时间似乎都静止了,当然唯一发出声响的是那个炸弹,滴滴滴的响着。

男声不敢相信:“那好,你查看床头柜,里面有一瓶可乐和一个装着粉末的玻璃瓶,白色的是砒霜,你只需要把这砒霜放进可乐中喝一小口就会痛痛快快的死去。”

刘烨的呓语声又断断续续的传来。

“你是怎么买到的?”这么大一瓶砒霜是不可能一下买齐的,就算是化工单位也要得到国家的审批。

“你不需要知道,还有四个小时我就要按开关了,到时候吧这个包间连同附近的一些包间都要被炸飞。”

张权把可乐打开放在桌上,用手指甲轻轻的扣了一点撒进去,他放在床头柜想等到忘了的时候再把他喝进去,他现在想陪陪刘烨。

他怀有希望的拿起电话想向前台寻求帮助,悲剧的是他发现这个座机是假的已经坏了。他想破口大骂,可是不想浪费一点时间。

就这样看着刘烨的睡姿,有时候越想留住时间越是留不住,他就感觉那个声音在一分钟一分钟的提醒他:

“还有三小时!”

“还有两小时!”

“还有一小时!”

他在四小时的时间里想了很多事,最放不下的就是刘烨。

“嗯?你怎么还不睡啊?”刘烨突然醒了,“我口渴了,我要喝水!”

“好我这就给你倒!”张权起身朝饮水机的方向走去,“喝完早点睡,明天就可以回校了。”

“怎么了?搞得像道别一样,睡糊涂了吧?”忽然刘烨说话的声音突然变了,就像是一边把嘴巴对着杯子一边说话一样,可是那里又没有水杯啊,“诶,张权,你有可乐怎么不给我喝?”

天哪,他想起来了,那个声音就是嘴巴套着易拉罐所发出的声音:“别……”他话到嘴边却梗住了,因为他听见了喝水的声音,是大口大口的喝水声。

一阵电源的交流声传来,灯亮了,他们两个人脸涨得通红,张权是有话说不出口噎住的,而刘烨却是中毒的反应。

她的内脏器官都不能正常工作了,血被压力冲到脑袋上,她其实现在已经死了,她呆呆的站在那。

四目相对,张权没有话好说,一切都化成恐惧和后悔,他杀人了,没人证明自己的清白,那个把他们关在这里的男人一定不会帮助他作证。

“咣当……”易拉罐连同可乐都打翻在地上。

刘烨重重的摔在床上,那一刻红润只是短暂的,很快她的脸就变得煞白。

节能灯的惨白色灯光打在刘烨的身上显得格外阴森,在前几秒她还是活蹦乱跳的,可是后几秒却直挺挺的躺在床上,一动都不动,他腿软了,跪在地上给刘烨磕头,每磕一头都会说一声对不起,一共说了三句对不起。

“恭喜,你自由了!”

门锁嘎巴一下开了,张权就像是脚底抹油一样,一点也不想呆在那个地方半分钟,那样会让他浑身不自在。

他出了玻璃门顿时感觉一顿清爽,可是那也只是暂时的,下一刻他才想起来自己的生是建立在刘烨的死上的。

他疯了,由于本能他拖着身体回了学校,他不想把这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告诉任何人。

赵警官扔下帽子,桌上果然有一份盖浇饭不过是西红柿鸡蛋的,李法医说:“你要的他们家没有材料了,只有这个你要吃就将就吃吧。”

他怎么会不吃,都快前胸贴贴后背了,他一边吃一边说:“你说这个女孩是不是被男朋友杀的?”

“我又不是警察,你问我这个干嘛?”她很优雅的点了一支烟。

“你说会不会是为了掩人耳目才在那里杀人灭口?”

“我不知道。”她吐了一口眼圈,“或许是这样吧,你自己去问问呗?”

“可是那个小男孩他疯了!”赵警官就像是泄了气的皮球,“疯子的话不能当做证据。”

“你说他会不会装疯啊?”

这句话真的是一语惊醒梦中人,赵警官一拍桌子:“好明天我就再去看看!”

寻凶

会议桌前一帮很有实力的公安干警坐在那围成一个圈开会,他们在讨论关于:砒霜毒害案的相关事宜

“现在舆论对这个案子无形的施加压力,如果我们不能尽快的破案恐怕社会反响很不好,尤其是师大的学生,最近很多学生都在办理退学手续,校方表示很为难!”陈局长一拍桌子大声呵斥到,“如果我们在下一个案子发生前还没抓到凶手我看咱们解散算了,免得听别人的闲话,内个负责案子的小赵你有什么看法?”

赵警官正坐在那里想事情,见陈局长提话顿时吓了一跳,连忙说:“我们这里的侦破工作陷入僵局,根本就无法进行下去……”

赵警官当时第二天的确又去找那个叫做张权的男人,可是完全就是自我安慰,他从傻呆呆的张权身上完全没有得到任何答案,甚至被带进了阴暗潮湿的阴沟中。

赵警官此时穿着便衣,张权似乎变得平和了许多,他好像认衣服不认人,只见他非常正常的开始和赵警官进行交谈:“你是谁呀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我是……”他完全没有想到自己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突然他灵机一动,“我叫赵婧,做社会调查的,看见你坐在这里无所事事我就打算先问问你。”

“调查什么的?”他问。

“就是关于另一半的调查,你有女朋友吗?”赵婧完全没想到自己这一句话实现了一秒把人变疯。

张权瞳孔瞬间以人肉眼可以发现的速度缩小,然后以人肉眼可以看到的速度扩大:“我没有女朋友,我不可能有女朋友,她死了是被我害死的,有人……不,是有鬼,逼我做的,,让我杀了她才可以活着出宾馆!”

赵婧刚想说话却被张权的嘴巴堵的死死的,没有给她说话的机会,他说话的声音断断续续的没有章法:“砒霜是剧毒,我不能这么做,可是他逼我,他紧逼我,让我透不过气,用那些情趣玩具想收买我?我不要那些,我现在就想要遥控炸弹,那个鬼居然喜欢刘烨……我成全了,我把刘烨杀了,我本来只想自己喝掉漱口水的,可是她却把那一瓶装有剧毒的墨水喝了……死了她死了,本来我想自己喝了的,她居然先我一步把她喝了,我想告诉她那是一可乐,呵呵,她喝可乐居然会死?”他扯着赵婧的衣服说,“一个人喝雪碧被毒死你说可能吗?”

他废了好大的力气才从张权的手下挣脱,疯子的手劲就是大。

这些细节他不可能在会上说出来,只是尴尬的笑了笑,小组成员一阵失落,他们意识到这是个非常棘手的案子,就连赵队都查不出头绪的案子,我们这些小兵怎么查?他们一个个的地下脑袋,就像是发了瘟疫的小鸡,没精打采。

虽说越战越勇,不过对于没有目标使劲的警察局来说似乎只是一个摆设,治安的问题和考验才刚刚开始。

亮亮和念念是师大的校花和校草,他们理所应当的走在了一起,当然中间的坎坷可想而知,不过用于追求美好东西的人是美好的,他们经过了考验打败了一帮宅男腐女才走到现在。很快他们就要毕业了,今年是在师大的最后一年,整天在准备论文中,为了画上完美的句号。

“妈的虽然败给亮亮但是心情还是很不爽啊,正想让他吃不了兜着走!”一个寸头男孩在篮球场上的休息区骂到,“你们出主意给我。”

“我们没注意啊,您可是体育学霸啊,再怎么能输给那小子啊,不如这学期把她拿下。”

“把弄去宾馆去去火。”另外一个男孩说到。

“别说这么龌龊的话,咱们还是智取吧?”寸头男说到。

“她有什么好的啊。”一个四眼说道。

“你懂什么啊,告诉你和她在一起倍有面子。”他把手中的易拉罐捏烂了,“她在高中的时候就是我们学校的校花,我就是为了能和她在一起,在一个学校我才会苦练体育的。来来来继续,后天就要和别的学校篮球社联谊了,大家少休息知道吗?”

“徐亮,咱们还是走吧。”念念抬头看向篮球场,她心中很不舒服,感觉有一块奶酪堵着。

“念念,他是不是找你麻烦了?”

“涛子,他还是那样!”念念把裙摆弄散,垂下来随风摆动。

徐亮陪着张念念去图书馆,远处在打球的涛子看见这一幕心中顿时不爽,球狠狠的砸在四眼的身上:“大家休息,明天继续!”

在学校的树林中,一个身穿白色西服的男人驻足朝着这边驻足观看,他的脸被埋在阴影中,看不清他是什么样子,从体型上来说应该是一个健硕的人。他见念念走远便冷笑一下,后退一步整个人消失在阴影中。

“什么?刘烨死了?”张念念在图书馆对着电话那头的人说到,“怎么可能,她假小子一个怎么会想不开?”

她听电话那头的人没把话说完就瘫软在地,刘烨可以说是学校唯一一个可以和自己谈的来的同性同学了,其余八成以上都是以仇人的目光看待。

她对着话筒说到:“被人毒害的?”

“是这样啊,我也是才在报纸上看到的消息,怪不得昨天没有见到刘烨!”说话的人是拉拉队队长,刘烨和张念念都是队员,她能够登上校花的功劳也多亏了这个团体。

“不是,那天是情人节啊,他的男朋友呢?”念念说。

“你说张权啊,他疯了,被家长带回家了!”队长说完便说现在排练的事,想让张念念也来参加排练。

“那好吧!”她答应了。

她并不知道,在这次排练中她将见到杀害刘烨和前几位小学妹的凶手,那个人将以一种意想不到的方式出现。

徐亮见她失魂落魄的样子顿时有点摸不着头脑,他嘟囔着:“谁死了?”

当张念念把刘烨的名字说出来后,他整个人都傻了,不可否认刘烨是个可男可女的人,善于和任何性别的人打成一片:“怎么可能?哪里?”

“听说是宾馆,你还记得前几天咱们学校连续被杀的那个案子吗?”念念把书合上论文完全没有头绪索性不想了。

“就是那个井山?”他对这件事很关注,念念只说出了其一他就把后面其他的东西都说出来了,“刘烨她是我们两人的朋友,不能让她不怨不白就死了。”

“你又不是警察!”说着便拽着徐亮朝外面跑。

“你这是要带我去哪里啊?”徐亮问。

“我要去排练啊。”

一帮激情四射的女孩穿着超短裙热辣的做着拉拉队体操,她们的训练非常的枯燥,比工厂工作的工人还要枯燥,因为她们热爱所以个个面露笑容。

拉拉队中的新队员不时的朝着看台上的方向抛媚眼,上面坐着校草亮亮和琦琦,一个快毕业了一个是新选拔的最佳入围选手。

下午就要开始篮球联谊了,排练的速度要加快。

亮亮很担心念念,因为她老毛病关节炎犯了,是高中穿丝袜的后遗症:“念念还是别念了,别一会扭着。”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正是乌鸦嘴说什么来什么,他话音刚落还没过2分钟念念的脚踝就扭着了:“诶呦!”

“一会将要开始师大与我们主场的艺大的足球联谊比赛,大家是不是期待已久了呢?好的下面我给大家介绍一下师大的主力!”解说员说到这里张涛便来到比赛场地以一个非常华丽的三步上篮震惊全场,“好厉害的三步上篮,下面请我们艺大的体育苗子吕齐上场!”

吕齐的个子和涛子一般无二,只不过他的体型比涛子壮了一点,他绕场跑了半圈笔直的冲向了篮筐,在还有两米的距离时立刻腾起在空中旋转半周背对篮筐抛出篮球,这是绕场半周加上三步上篮以及盲投,这是他自创的,篮球在空中划出了美丽的抛物线。

全场响起了掌声,就连涛子都鼓掌了,对手不容小视。

比赛开始前半场师一直把艺大甩的远远的,直到中场休息他看见张念念和徐亮在一起,坐在观众席上看着他,他本以为念念会是拉拉队中的闪亮的一颗明星,可是却……

下半场对手反超,简直就是神力,种子选手吕齐屡次夺了涛子手中的篮球,这还不算完还做鬼脸给涛子看。涛子最恨这种轻松超过自己的人了,可是他一直提不起劲,自己的实力悬殊的可以,他曾经记得高中时候念念对他说的俏皮话,可是现在呢却和自己形同陌路。

不行,我一定要赢得这次比赛,等到上台发言的时候向她表白,有的时候力量来的就是这么简单。

他不断试用自己的绝技三步上篮和闪避过人才好不容易把分数从10:7到11:9再到13:13这句比赛的最终成绩,不过后面还有一个加时赛。

在球场一个不起眼的地方站着一个人,正战战兢兢的盯着涛子,他是张权。

张权虽然精神失常,可是一大部分时间还是和正常人一样的,他在正常的时候只是在想一个问题:那个男声到底是谁?

点球,双方都有一次机会,分别是一分球、两分球以及三分球,轮流投球,如果对方和自己一方投进的分数相同就会加时,直到一方比另外一方少。

“大家屏住呼吸等待最后赢家的到来,下面请裁判发令。”

涛子的手抓住球,等着裁判发令,他已经找到了得力点,如果说自己可以精神百倍的集中的话,一发即中。

裁判发令,清脆的口哨声把整个球场的气氛炒到了沸点。

球强而有力的从涛子手中飞去,形成了一个非常理想的抛物线,球正中篮筐中心,“空心球!”解说员很激动,“这是一击空心球,下面咱们看看吕齐的表现。”

吕齐弯下腰点球,裁判吹响恐口哨,突然那个球从手中滑了出去,这是一个失误。

涛子赢了:“他们赢了,咱们艺大也不能丢脸,美妞们跳起来!”

一帮穿着短裙热舞的女孩出现在面前:“咱们有请张涛讲几句!”

张涛喝了口水,清了清嗓子:“其实我做这一切不管是为了我们学校的荣誉,主要还是为了一个女孩,她是我们学校的校花,我……”

涛子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一声尖叫打断了,就见一个疯疯癫癫的背景消失在的门口,他一边跑一边嚷着:“是他,我找到了,是他逼的我……我找得到他了。”

随后一个打扮极其中二的男人出现在门口,身着白色西服,竖着分头。

张涛上台台下的张权心跳的厉害,他有过这种感觉就在那天晚上看见刘烨喝掉饮料的一瞬间,他声音出来了,并不是那天晚上听见的声音。

“为了一个女孩!”张涛说。

“你是不是觉得很紧张啊?突然他身后传来一句男人的声音。”

他愣了,已经听出来这个人的声音,就是那天夜里的男声:“你是什么人?”

“那天夜里的人。”

他没有思索脱口而出,张权回头看了一眼这个男人皮肤苍白无力,双眼无神的看着他,一字一句的说:“既然你这么想找到我,我就一定要让你死。”

对话只在几个呼吸间结束,张权冲了出去。

赵警官突然想到自己曾经看过一部小说,里面就有描写给自己心爱之人下毒的桥墩,“诶,志强你快来,咱们快去井山宾馆。”

十分钟的车程之后,他们在井山宾馆碰面了,志强是赵警官的得力助手:“赵队!”

“志强,帮我查一下这个宾馆是什么人建的。”他说。

志强一边查着,一边跟上赵队的步伐,来到414号房间,服务员开了房门,他两开始地毯式搜索。

从床上检查到马桶,什么都没有发现,直到他累的气喘吁吁趴在水池上望着镜子中的自己,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突然觉得镜子中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这是一个柜式的镜子,镜片你后边是柜子,里面是空的是可以藏东西的,他缓缓打开柜子门,里面是广阔的视野,一个布局和414房间一模一样的房间,只不过多了很多东西……

“那女孩是校花,你打算怎么办?”解说员此时充当主持人开始诱导张涛。

“我喜欢校花,可是她却有喜欢的男孩,他是我们学校的校草!”涛子挠着板寸,“我现在在这里说,我张涛喜欢张念念你,徐亮我有机会一定会把这个墙角挖来。”话说的有些像是在开玩笑,惹得观众哄堂大笑。

念念受不了,骚红了脸出了场,徐亮也跟着出来了。

他们根本就不应该出来,因为他们将会看见极其可怕的场景。

身着的男子追着张权,张权害怕的一路狂奔,想尽快逃出去,只要逃出去就不用害怕追在他身后的人了。

“别跑,回来!”他抓住张权。

张权很害怕惊恐的睁开眼睛,看向那个白衣男子:“走开,再抓我,我就要报警了。”

屋中充满了高级香烟燃烧殆尽的香味,屋中显示器话筒什么都有,桌子上有三张光盘,赵警官拿起来放在随手的笔记本光驱中播放:

那是一个女孩子,她此时正在洗澡,很快画面一转她和一个男人在云雨,但这不是重点。

这才是重点:“你杀了她才可以出去,或者你自杀她才可以出去,快点给我做,要不然我就要按炸弹了!”

画面中的男子拿着砒霜站在女孩的身前,抓起砒霜撒在女孩的鼻子上,就是那么一小点。

三个喘息的光景,那么女孩可能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她抽搐了几下便不动了。

“经理!”突然有一个女声出现了,“你看咱们宾馆的营业额是不是不太乐观啊?”少爷?

男人说:“没事的,一会你去报警,说有人死在414号包间。”

“是!”那个女人多嘴了,“你这么做不好吧?这是犯法的。”

“你想不想干了?不想干走人。”他似乎在把玩女人,一股戏虐的声音说到,“还不快滚!”

赵警官关闭了电脑,他想到了张权说的话。

白衣服的男人抓住张权的手恶狠狠的说:“看我跑什么的?我,就那么可怕吗?”

念念打远便看见了张权被一个陌生的男人抓住,她认识张权:“住手。”

“别过来念念!他是个坏人!”

“我不是,我只是师大的一位普通学生。”他扭曲着一张脸,一看就不是好人。

接着他松开了张权,指着念念说到,“我也喜欢你。”

他手中拿出一个玻璃瓶,里面有白色的粉末。

“很多人都喜欢我!”念念说。

“不是,只有我真心的,你想不想知道刘烨,林巧和罗玉霆是怎么死的?为什么死?”

他把瓶子打开,里面装的就是那个砒霜。

“她们不配和你在一起,在一起训练,她们一点都不洁身自好,我怕她们把你感染了,记得那个地方吗操场上后边的草地,哪里就是她们玩乐的地方。”他哈哈大笑。

“我让她们的男友杀了她们,这样也算是解除一害。”他把玻璃瓶里面的所有东西倒进嘴里。

他倒地,抽搐着嘴巴里不停的吐着泡沫,直到把面颊埋起来。

警车来了,女服务员告诉赵警官经理在师大,一切都晚了。

其实那个男人不在今天自杀,那么他就会杀了张念念,因为他做好了计划引诱念念和亮亮来井山宾馆。

推荐阅读:
上一篇:中篇恐怖故事 承诺 下一篇:木偶娃娃
看过《414号房间 》的同学还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