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味网:这里有高分、批评、亲情、诚信、感动、感恩、理想、记事、梦想等题材。

往生路

发布时间:2018-12-05 00:00 |  编辑:书味网 | 来源:鬼故事

接到何文死讯的“杨晨晨”吃了一惊,她正在电台办理长期休假的相关手续,虽说自己是换了新身份,但她并不认可与适应现在的身份,她的所有意识都属于过去的身份——灵媒黄雅娟。之所以选择附体杨晨晨,一方面是为了给对方一个小小惩戒,另一方面也因为黄雅娟还有许多要事必须通过肉身处理。

首先是必须对付跟在丈夫何文身后的怨魂——那是杨晨晨死去的男友——李克之魂。

李克起初是跟在杨晨晨身后的,早在黄雅娟和杨晨晨第一次在咖啡馆会面时,她就已经发现了李克的存在,而李克也立刻感觉到面前的黄雅娟身上的灵力,因而向黄雅娟坦诚了一切,但他似乎并不特别憎恨自己的女友杨晨晨,主要仇恨对象还是黄雅娟的丈夫何文。

所以,在黄雅娟附体在杨晨晨身上后,第一时间给了自己丈夫一块护身符,可是她过于低估了李克的怨恨之意所产生出来的负能量,没想到丈夫早已被邪气所侵,在第一次出出门就遇害。

虽说何文背叛了自己,但黄雅娟内心深处还是很爱丈夫,并且早已原谅了对方,猛然接到丈夫死讯的她,尽管知道那不过是丈夫的果报,黄雅娟还是感到十分痛苦。

不过,痛苦归痛苦,帮着丈夫家人——对方当然不知道此时的“杨晨晨”就是黄雅娟,还横眉冷对讥嘲了自己一番——匆匆料理完丈夫的后事,“杨晨晨”(黄雅娟)就立刻赶往自己远在山区的家乡,找到自己的亲生母亲——灵媒大师“罪己”,开始对大头女怪一事展开具体调查。

黄母起初的名字并不叫“罪己”,但是谁也不知道她迁来此地以前叫什么名字,就连她的亲生女儿黄雅娟也不知情。大家只知道她来的时候就已经双目失明,怀着一个孩子,且自称“罪己”。

产下黄雅娟之前,她主要通过出售手工制作的工艺品为生,直到黄雅娟满了周岁以后,罪己才开始自己的神秘副业——“灵媒”,而且也是在她帮助一个女童驱鬼后才正式开始。

从此,来找罪己解决疑难的人多了起来,而对于找她闻讯的人,罪己都能给出令对方佩服的准确答案,但是,她有一个特点,一天最多接三件疑案,其余的时间,她除了做手工,就把自己关在小而狭窄的房间内,谁也不知道她在里面做些什么。

直到黄雅娟渐渐长大,有一次无意中闯进去后,看到母亲跪在地上,不断地用鞭子抽打自己的背部,吓得哭了起来,罪己才搂着黄雅娟讲自己是在赎罪。当黄雅娟问起缘由时,母亲却总是沉默,因而黄雅娟猜想这一切都与从未谋面的父亲有关。

后来,黄雅娟渐渐长大,也曾问过自己的身世,但罪己从来不说。

黄雅娟那些一招半式的灵媒知识,也全部是母亲罪己所教,但是罪己曾严厉叮嘱过黄雅娟,在她没有十分把握时,不能擅自接任何疑惑之事,更不能擅自行动。

无奈,自信胆大的黄雅娟从未将母亲的话真正放在心上,加上她的能力与运气又使得她自从在灵媒之路上行走以来,也从未出现过任何问题,所以黄雅娟的胆识也是越来越大了。

直到她遇到大头女怪。

所有倒霉的事情都是从对付大头女怪那天开始,在她而言,那不过是一个已经解决的难题,没想到却使得她被牵连入狱,而且更让她想不到的是,本来应该已经被化为一滩脓水的大头女怪,居然在肉身形体死了以后,还能拥有强大的灵魂力量,使得黄雅娟在看守所内受到对方攻击而猝死。

幸亏黄雅娟的灵魂及时逃离,才避开了大头女怪邪灵的吞噬,否则后果更加不堪想象。

感到自己无法应付这种邪灵的黄雅娟,不得不蜗居在相片内或其他地方,躲躲藏藏,直到成功附体在杨晨晨身上后,才有机会离开C市,回到家乡找自己的母亲罪己解决此事,同时,她还想质问母亲,为何在得知她遇害的消息后,仍然拒不离开家乡。

“我早就知道你会回来找我的。”罪己尽管眼睛已瞎,但她的心却不瞎,在“杨晨晨”抵达家门的第一刻,她就已经感到了女儿的存在。

“母亲,我想知道,你为什么一直不肯离开这里?即使在得知我的死讯后,你也依然安守在这里,那女儿对于你来说究竟算什么?”

罪己没有回答女儿的问话,良久的沉默过后,她才反问道:“那你知道我的眼睛为什么会瞎吗?”

“我当然不知道了,我以前问过你好多次了,你却从来也不肯告诉我。”

“我今天就告诉你。”

“在我年轻的时候,我的视力非常好,双目明亮,甚至能看见几十米外蝴蝶煽动的翅膀。

可是,这一切,都在我遇到一个男人后改变了。他是我的初恋情人,在我们最浓情蜜意的时刻,我失去了最后的防线,并且有了你。但当我向他要求婚约时,他却残忍地告诉我,他早已有了妻子,还有一个可爱的女儿,根本不可能和我在一起。

我当时真想杀了他,那种彻骨的仇恨使得我忘记了自己身为灵媒最基本的约条。

在一对夫妻带着女儿来向我问询他们家最近运气不佳,屡遭不顺的原因时,我看到他们那可爱的女儿,脑子里浮现出自己那负心男人说起他可爱女儿时的得意模样,顿时将一腔怨气都发泄在小女孩身上。我故意对她的爸爸妈妈说她是天生克星,以为那对夫妻回去以后定然不再喜欢这个小女孩,谁能想到他们竟然用开水灌死了自己的女儿。

我吓坏了,由于身怀有孕,我只得匆匆离开了那个县城,来到这偏远的区乡。途中,由于自身强烈的罪恶感,我决定用自己的方式赎罪,也就是在那时候,我弄瞎了自己的眼睛,并且更名为‘罪己’。

可即便来到这里以后,那个小女孩可爱的面容依旧在我脑海里萦绕,我本想一死了之,却又丢不下你,只得通过鞭笞自己来进行自我惩罚,但怎么样也好,那个小女孩却不可能再活过来了。

后来你长大了一些,另一对路过这里的夫妻非常喜欢你,考虑到自己还要走很长一段赎罪之路,你一直和我生活心理很难健康,而且也会遭遇危险,所以终于还是将你托付给了你的养父母。

只是,你终究也还是没有能躲过这一劫……”

罪己说完后,“杨晨晨”(黄雅娟)有了一种不详的预感,她问道:“你当年生活的县城,是……”

“是C市的一个郊区县。”

“那么,你说的那个小女孩,就是我遇到的大头女怪?”

“不完全是,”罪己道,“对方的形成时间很长,是由很多怨气和阴气聚集而成,但由于被我害死的那个小女孩怨气极大,所以已渐渐成了大头女怪最主要的构成体,之所以接近你,也是已感觉到你和我之间的联系。她要让我也尝尝失去亲人的滋味。”

“原来你早就知道这些原因和经过了,为什么不早一点告诉我?”

“这是我必须承受的劫难。”

“那我呢?我可是无辜的!”

“你就那么理直气壮吗?对于每一件你遇到的灵异事件,你都有过深入仔细的了解?你是不是一直认为所有的邪灵都必须消灭,而不是采用别的方式来化解对方的怨气?”

黄雅娟沉默了,她的确没有仔细调查过邪灵形成的真正原因,更从未想过化解对方怨气一说,她只是简单地想要消灭、收服、驱逐对方,以达到自己在“灵媒”道路上的前进。

“可是,母亲,我毕竟……”

“我知道,你罪不至死。该当承担这项罪名的人是我。我一直在等这一天。”罪己道,“我早知道会有这么一天的到来。走吧,带我去你出事的地方看看。”

“看守所?”黄雅娟道。

“你最初遭遇大头女怪的地方。顺便回去带上你使用身体的这个女孩灵魂。”

“我知道,这身体只是暂时借居的。”

“请你记住我所说的话,待会儿无论发生什么事,你都不要采取过激行为,只需要将杨晨晨的灵魂放入她自己的身体里,而你则必须融入我体内,好帮助我增加力量。对方的力量真的很强。”罪己叮嘱道。

“杨晨晨”点点头,悲哀地说道:“我知道,反正自己早已死了,现在自己最爱的人也死了,再还魂活着好像也没有多大的乐趣。”

“别说这样的话,还有很多事情等着你去做,”罪己道,“开始吧!”

“杨晨晨”也不再搭话,开始将林中空地上,围成一个圆圈的蜡烛点燃,同时在圈外撒了一把米,然后用桃木剑挑起一道符纸,放在蜡烛上燃烧,而一旁的母亲则一边喃喃念着咒语,一边将鸡血泼洒在圆中心。

不一会儿,大头女孩犹如一朵蘑菇般,从土里生长了出来,瞪着面前的两位灵媒师,目露凶光。

“想要收我?”大头女孩冷笑道。

“杨晨晨”没有回答,只是继续做着自己的工作,将杨晨晨本来的灵魂植入体内,而自己则渐渐脱离了杨晨晨的身体,将自己的灵魂力量融入了母亲罪己的身体。

罪己则手握佛珠,不断地念着咒语,她每念一句咒语,大头女孩就从土里长出来一点,而她脖后颈处的桃木钉也跟着起出来一点点。

最后一瞬,大头女孩脖子后的桃木钉一下子反弹了出去。

罪己体内的黄雅娟和大头女孩的灵魂都猛然一怔,黄雅娟试图采取措施来挽救败局,但母亲却牢牢把控着身体的控制权,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大头女孩瞬间从土里飞出来,猛地扑向自己和罪己。

大头女孩小小的双手犹如利爪一般,紧紧插进了自己此时和母亲共用的身体,将罪己钉在地上,同时狰狞地大笑道:“你这个笨蛋,念错咒语了吧,你反而解开了我身上的束缚。”

“不,我没有念错,”罪己伸出枯老双手,握住大头女孩的小手,诚恳地说道,“你本来是一个善良活泼的女孩,如果继续被这邪灵的邪气侵袭,就,就永远也无法往生了啊。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自我惩罚,但,但那也只是一种逃避,是不够的。我现在自己来面对你了,请你跟着我一起离开这个世界,前往往生之地吧。你只有早点儿投胎,才能再次做一个真正的人。是我害了你,请你不要再去害别人了,不然,总归会遇到更高的灵媒师将你制服,到时候,就永远也无法往生了。现在开始赎罪还来得及,虽然这条赎罪的道路还很长,但我会陪你一起走的……”

罪己说着,又念出一句咒语来,眨眼间,她自己的灵魂也从身体里脱离而出,看着面前的大头女孩,道:“现在你可以自己选择,是吞食掉我的灵魂,还是和我一起往生?我都不会怪你。”

“母亲!”“罪己”体内的黄雅娟顿时可以支配母亲的身体了,不禁情急道,但自己却被大头女孩钉在地上,不能动弹,同时伤口处的鲜血不断涌出来。

大头女孩表情复杂,渐渐的,她的小手松开了罪己的肉体,脸上的表情也温和起来。

黄雅娟这才发现自己的身体并无任何伤痕,见母亲情势危急,她准备立刻拿家伙对付大头女孩。

但母亲的灵魂却用严厉的手势制止了她。

只见大头女孩的脑袋里渐渐钻出一条又一条的灵魂来,那些灵魂获得解放后,都立刻离开了,而女孩的脑袋也渐渐恢复了正常大小,直到只剩下一个小女孩的灵魂模样。

母亲罪己轻轻牵起小女孩的手,只对黄雅娟说了一句:“请你用我的肉身继续生活,消除你以前杀伐过重的罪孽。”接着,母亲带着小女孩,像其他的灵魂那样,也飞了起来,同时越升越高,离开了这片阴森的树林。

看着两人的灵魂形体渐渐化为两个小白点消失后,“罪己”(黄雅娟)才猛然醒悟过来,原来,收鬼的最高境界不是杀伐,而是化解对方的戾气,使它们能够顺利往生,不再为祸。

一掉头,黄雅娟见杨晨晨正直着眼睛看着自己,于是问道:“你怎么样?”

杨晨晨表情痴呆,没有一点反应。她虽然已经再次回到了自己的身体内,但整个人却因这一系列的打击而变得有些精神错乱了,眼前的老太婆是谁她完全不认识,她只知道,自己以往做了很多荒唐事,所以她现在的赎罪之路,才刚刚开始。

推荐阅读:
上一篇:血蜈蚣 下一篇:倔强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