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味网:这里有高分、批评、亲情、诚信、感动、感恩、理想、记事、梦想等题材。

谁出租了我家祖屋

发布时间:2018-12-05 00:00 |  编辑:书味网 | 来源:鬼故事

孙荣轩在城里买了一套房,按揭的。自己每月的工资交了月供,只得靠老婆的工资过活。如此一来,日子就过得紧巴。有时候从老婆手中要钱花,心里真不是滋味。于是他想到一个主意:卖掉祖屋。

孙荣轩的父母均已过世,乡下的祖屋空着。房子虽说是砖木结构的,但位置还不错,时下正值新农村建设,说不定还能卖个两三万块钱,解解燃眉之急。再说了,没有人住,房子闲着也是一种浪费。

孙荣轩做好打算,于一个周末回到乡下,先找到一个本家堂哥,让他放出售房的消息去。

当天晚上,他把一间房子收拾干净,住了下来。说实在的,到了真要卖房这关头,心里还真是有些舍不得。父母在这里生活了一辈子。这里的山山石石、花花草草他都是那么熟悉。可一旦卖出去,自己家乡的这条根就算彻底断了。想到这些,孙荣轩心里空荡荡的。

忽然,孙荣轩隐约听到西面屋子里传来女人的哭声。他心头一怵,侧耳去听时,却没有了,可能是听错了。

他翻个身,正要入睡。女人的哭泣声又传来了。这回,他听得很清楚。孙荣轩头皮开始发麻,怎么回事呢?只听那哭泣的女人边哭还边诉说着什么。孙荣轩脑海中浮现出儿时的一幕:自家屋后的那家邻居,男人特别厉害,动不动就打骂女人。那家的女人就像这样哭诉。想到这,孙荣轩不再害怕,安然入睡。

第二天早晨,本家堂哥派儿子过来请孙荣轩过去吃早饭。路过屋后,邻居家的院子里竟然满是荒草,门户紧闭,显然很久没有人住了。一问侄子,才知道:这户人家的老两口两、三年前就被接进城里享福去了,院子已经空了很久。

孙荣轩嘴唇发干,心里隐隐发慌。到了堂哥家,他把自己的疑惑告诉堂哥。堂哥笑道:“没事。你如果害怕,今晚就让小三子陪你过去睡。”

当晚,孙荣轩叫上侄儿小三子一起住到老屋。小三子白天玩累了,一躺下就呼呼入睡。孙荣轩辗转难眠。起初,他注意着西面屋子的动静,可一直没听到什么。快至子夜时分,他正欲朦胧睡去,西面屋子里又传来女人的哭声。孙荣轩一下子紧张了起来。他轻推一下小三子。小三子含混地“嗯”了一声,翻个身又呼呼地睡去了。他试着叫了几声,小三子也不回应。

孙荣轩本想不去理睬,可是西面屋子里的哭声越来越响。他趴在窗子上一看,西面屋子里有朦胧的灯光射出来,有人?

孙荣轩壮着胆子下了床,轻轻推开门,来到哭声传出的屋子门外。

只听一个女声哭着说:“我们以后上哪去呀?”

又有一个苍老的女声道:“是呀,怎么办呀?”

一个男人安慰道:“别哭了,办法总会有的。”

孙荣轩心想:什么人这么大胆,竟然未经允许住进了我们家。他推门进去。屋子里是一对中年夫妇。男的正在安慰女的。见孙荣轩进来,吓了一跳。

孙荣轩生气地质问道:“你们是什么人?怎么私自住进了我家?”

那中年妇女半掩着脸抽泣着:“我们不是人,而是鬼魂……”

鬼魂?孙荣轩仔细一看,果然,这对夫妇脸色苍白,浑身上下竟无一丝人气。他吓得后退几步。

中年男人道:“你不用怕。鬼也有善鬼和恶鬼之分。我们不会害你。我们原来是住在城里的。近几年城里的房价大增。房地产商发了疯似的征地。我们的墓地被夷为平地。我俩无处可去,流落至此。有一对乞丐夫妇将这间空屋租给我们栖身。可是昨天,听说你要卖掉这几间房子。天下之大,我们也再没个去处,恐怕又要过漂泊的日子,所以在此伤心……”

孙荣轩大着胆子问:“我听见还有一个老妇人的声音,她……”

男鬼道:“她在你的身后。”

孙荣轩一回头,两张苍白的脸猛然出现在他面前,着实吓了他一跳。原来是一对老年鬼夫妇。看看他们似乎也没有伤害自己的意思,孙荣轩心里安然了许多。

老妇人说:“我们夫妇是对面东屋的租户。这两天,你来了,我们被你的阳气所迫,不敢进屋,就躲在这里。”

孙荣轩说:“这屋子是我的。你们说的乞丐夫妇凭什么租给你们?”

中年男鬼道:“我们来时,乞丐夫妇二人就住在这里。房子转租给我们后,他们就离开了,四处乞讨生活。我们也不知道其中的隐情。”

他们是谁?一对乞丐怎敢转租我的房子?他对男鬼说:“你们可以想法让我见见他们吗?”

中年男鬼为难道:“他们四处行乞,不好找。不过,我们找找看。你明天晚上再来吧。”

这时,天慢慢亮了。两对鬼夫妇的影子慢慢淡了,他们静静地离开了。

孙荣轩疑惑了一天。晚上,他迫不及待地来到西屋。两对鬼夫妇都在。中年男鬼道:“乞丐夫妇我们找到了。但是他们不想见你。”

“为什么?他们是谁?你们带我去吧……”孙荣轩急道。

四个鬼为难地对视了一下。

“我必须弄清其中的原委。如果你们带我去,我就不卖掉房子,让你们栖身……”

“真的?”中年女鬼惊喜地问道。

孙荣轩郑重地点点头。两个男鬼还是有些犹豫,但经不住两个女鬼的催促,只得勉强答应了。

两对鬼夫妇带着孙荣轩向庄子外面走去。穿过一片树林,走过一块田地,来到了一座水泥桥边。

四个鬼向孙荣轩一示意。孙荣轩走向一个没有流水的桥洞。里面果然有一对乞丐夫妇。他正要上前质问,却突然呆住了:乞丐夫妇看他的眼神竟是那么熟悉。

他颤声道:“爹,娘。你们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

老两口眼中含着泪水,说:“孩子,这几年你过得好吗?好久没有见你了,我们想你了呀!”

孙荣轩泪流满面:“爹,娘。你们……”

老年男鬼上前道:“孩子呀,三年前,一场大水冲垮了你爹娘的阴宅。二老无奈,回到了生前的阳宅里,可日子同样过不下去,只得把房子租给我们赚几个钱。他们就这样将就着过日子。今天晚上,我们找到他们时,他们怎么也不来见你,怕你见了难过……”

中年男鬼说:“你进城了。可也不能忘了祖宗忘了根呀。听你爹娘说,三年来,你一趟老家也没回来过,也没给他老两口上过一次坟呀。你住在城里,你安心吗?人啊……良心啊……”

孙荣轩的娘说:“你们别说了。孩子有他的难处,我们不能拖累他呀……”

孙荣轩愧疚难当,“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多少次了?不知多少次了,他听到父母说这句话。上完大学,自己分到了城里时;自己结婚时;有了孩子时,父母都是这样说的。如今,阴阳两隔,父母依然是这句话。

是呀,爱你的人,即使他做了鬼,也会依然那样地爱着你,依然那样地理解你。

可是自己呢?自己简直就不是人。每天忙于应酬、忙于工作,从未想起过年过节的时候回来祭奠一下自己的父母。

他知错了,把头深深地叩向那片曾经养育过自己的乡土……

以后几天,孙荣轩回了一趟城,借来一些钱,请人重修了父母的坟墓。坟墓修成那天,他给父母烧了很多很多的纸钱。

祖屋他也没卖,不单单因为他对那四个鬼的承诺。他想:如果有一天,自己走到了人生的尽头,让他感到有所羁绊的依然是自家的那座老院子,而不是那间被称为“某单元某号”的水泥笼子。老宅永远系着他的“根”,永远是他灵魂栖息的地方。

推荐阅读:
上一篇:鬼衙门 下一篇:勾魂票